《每個神的孩子都有故事》—我曾吃藥過量住進醫院精神科

風箏故事1

「我爸過世的前一天,我們還說好這星期六要出去玩,要乖乖待在阿公家。」

 

小安(化名)是一個很有趣的孩子,說有趣是因爲她在民和國中慈輝班裡是個很特別的存在。熱愛閱讀的她,常常在青藝盟南下嘉義上課時和助教交換自己喜歡的書籍。這星期排戲,助教翊君用卡繆的《異鄉人》和她換了張西的《我還是會繼續釀梅子酒》。

 

爸爸因為車禍意外過世後幾個月,媽媽找到了新的男朋友,跟小安說她要有新爸爸了,一家人也從苗栗搬到台中。一開始同居的叔叔對她還不錯,也帶了原生家庭的孩子當她的新哥哥,直到兩人要準備合開一家冰店,一切才發生了改變。

 

「他覺得我都不幫忙準備,叫我和妹妹跪下來,用腳踹我們的背,又用手打我們的頭。」

 

媽媽和同居人開始準備開冰店的相關事宜後,因為壓力大而變得非常易怒,常藉口一些小事打小孩發洩,說他們叛逆、不乖。小安說他第一次被同居人打的時候,媽媽也在一旁拿著掃把「助陣」。她說媽媽以前不是這樣的,她國小都考全校第一名,媽媽對她很好,但現在媽媽卻覺得她變壞了,所以跟著男朋友一起揍她。但她也不知道是誰變了。

 

小安和家人的衝突不斷,社工出入家裡已是家常便飯,精神壓力也越來越大。她有回真的受不了這種折磨,一次吞了二十四顆安眠藥,直接昏倒在家,「我妹說我斷片後摔下樓撞到牆壁,把眼鏡也撞斷了。」她恢復意識後,人就躺在醫院的精神病房了,一連住了二十五天才出院。

 

在這期間,媽媽一次也沒來看過她。

 

出了院後,這段家庭關係的緊張並沒緩解,家暴仍經常發生,社工跟學校的輔導老師建議將她轉送高關懷學校,她才進了嘉義民和慈輝班。

 

待在民和慈輝的日子,似乎比待在家裡好上很多,「同學都對我很好,不像在家裡,都要被說爲什麼要當廢物不去做事。」

她說表演課也很有趣,會給她帶來勇氣,也比較有自信。她第一次讀完《神的孩子》的劇本後,直說這個劇本就是在表達特殊境遇青少年和家庭的關係,也讓導演嚇了一跳,沒想到這個年紀的她,已經有了超脫年齡的成熟。

 

而關於媽媽,她說到現在還是會害怕她的易怒和陰晴不定,問她會不會恨媽媽,她搖了搖頭,「畢竟還是自己的媽媽,她是一個蠻弱小的女生,找男朋友也是想要有依靠吧。」年僅14歲的她,溫柔又堅定地說出這些話。

 

「如果我的爸爸沒過世,我應該還會是那個成績很好的小孩吧。」她笑著說道,並說爸爸以前還答應長大後會讓她學鋼琴。

 

小安是一個會讓你為了她的成熟而心疼的孩子。但也不必為她擔心,因為她所經歷過的,和常人不同的那些,勢必讓她往後成為一個溫柔體貼,並有智慧的孩子。

 

下課鐘聲響起,這是今天的最後一堂課,孩子們的吵鬧聲充斥著走廊,小安也拿著書離開教室,她人很好相處,同學都很喜歡她。

 

她就像窗戶外頭的暮色,安靜沈穩,卻有著撫慰人心的神奇力量,並且星光熠熠,散發著美麗的光輝。

QUICK CONTACT INFO

Meet your new team leader, Top Scorer! Create your NFL or sports website, win the online sports game and dominate your competition.

b Monday-Friday: 9am to 5pm;

Satuday: 10am to 2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