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風箏計畫

花樣年華 經典重製系列:《迴》

韶光夢土 第一部
花樣年華 經典重製系列:《迴》

●計畫說明:
花樣年華全國青少年戲劇節舉辦至今邁入18年,每一屆在花樣的舞台上都有許多動人難忘的作品。2018年起,青藝盟將每年重製一部花樣戲劇節裡的原創好戲,以售票演出的方式將這些經典作品於劇場重現。並在今年6月與9月演出兩檔,至少八場。

●演出介紹:
2015年的《迴》由員林高中黌樓劇坊演出製作,是參加第十五屆花樣年華全國青少年戲劇節的作品,當年曾獲全國第一、最佳劇本獎、最佳女主角以及最佳行政團隊。
2018年的《迴》邀請當年的編劇蔡翊君將劇本重新改編後,由青藝盟將此劇重製演出。而此次演出將舉辦公開甄選,我們要招募一整個劇組包含演員、技術組、設計群、行政組,而且只邀請曾經參加過花樣的大家一起回來參與甄選。

●劇情介紹:
世界運轉的每一天,我們都在告別那些曾經熟悉的一切。走入那些熟悉的場景,可是,那念想的人早已走往與自己不同方向的道路,偶爾回頭望一望還站在原地的人。 懷真改建父親的麵館為咖啡店,新的客人在店裡來去不斷更新,對父親的不諒解夾雜想念,在店裡伴著咖啡香縈繞不去。 每個禮拜,懷真都會去花市挑選最新鮮的野薑花,因為野薑花是張悅最愛的花。這一天,張悅突然來到店裡,她們好久不見了,她們曾是最形影不離的朋友,長大以後,真的都不一樣了。 「時間,真的過的好快喔⋯⋯」懷真常這樣說,只是時間過得再快,萬物變幻如何瞬息,懷真說不出口的愛都將沉澱成一句: 「要幸福喔,結婚快樂。」

●演員甄選說明
甄選日期:2018/2/24(六)上午10:00至下午5:00
甄選地點:淡水-身聲小劇場(新北市淡水區中正路298號3樓)
甄選對象:演員(男女不拘,年齡不限,本次將甄選十位演員一起參與演出)
甄選條件:須曾經參加過花樣(不論是否有進入決賽,但如果只參加過寒假營隊是不算的喔)
或曾擔任青藝盟團員(曾與青藝盟一起工作一年以上)
或曾擔任過花樣的講師(劇場課程、評審、講座皆可)
備註:
1.報名成功後會通知協調當日甄選時段,若有意願參與演員甄選者,可先將當天時間空下。
2.甄選結果將在2月底公佈
3.通過甄選後3月-6月為排練期,6月、9月會各演出兩檔,請務必確認自身時間可配合此次演出。

●製作群甄選說明
甄選職務:舞監、燈光設計、音樂設計、服裝設計、化妝設計、舞台設計、文宣設計、技術指導、執行製作各一位,共9位。
甄選方式:第一階段先請填寫表單繳交相關資料。青藝盟收到資料後會在3月初前約至劇團辦公室進
行第二階段面談。
備註:通過甄選後3月-6月為製作期,6月、9月會各演出兩檔,請先確認自身時間可配合此次演出。
●主要製作群:
演出單位:青藝盟
製作人:余浩瑋
導演:余浩瑋
編劇:蔡翊君、楊欣翰
演員:韓定芳

※嫌字太多?看重點即可
1.青藝盟要做戲
2.演花樣第十五屆全國第一的作品
3.我們要甄選演員還有劇組人員
4.今年6月、9月演出
5.曾經參加過花樣才可以來
6.演員甄選請2/24當天來淡水
7.想當幕後、技術、前台、行政請填寫資料就好,我們會安排在3月初見面談
8.以上報告,over。

演員甄選報名表單
https://goo.gl/ghKqm7

技術群報名表單
https://goo.gl/aEoshB

第 18 屆花樣戲劇節全國見面會紀實


前導講座的目的是為了要幫助所有的花樣參與者,更了解參與花樣戲劇節的過程中會經歷的事。


青藝盟劇團團長定芳,在台上與學生的分享,讓學生更清楚自己來到戲劇節,未來可以從戲劇節中獲得的收穫。



邀請三位過去曾經參與花樣戲劇節的朋友,跟我們分享他們從花樣裡面學到了什麼,那一年到現在,給自己的收獲有哪些,分享給學生。



每個人的心中,都有一首屬於自己愛的主題曲,午夜夢迴時分,突然在你心中響起的那首歌,又帶給了你怎麼樣的故事?
三分鐘的時間,大聲唱出你的愛。

我們讓學生用一首歌的時間,唱出自己心中愛的樣貌。

有人選擇演出一齣三分鐘的戲劇

有人自彈自唱

大家抱以熱烈的掌聲,給上台的同學掌聲



北中南的見面會,就在每個來的同學一起大喊 Go! Fight! Win! 之後結束了,接下來我們正在籌備 2018 年的寒假戲劇營隊,請大家一起來參加。

青藝盟 2018 寒假戲劇營隊


2018 寒假戲劇營隊 《莎士比亞對不起,我們大家都已經講好了,這次決定要離開你了,掰噗。》



營隊介紹影片


由青藝盟所舉辦全台灣最好玩的青少年營隊,即將在2018年2月登場,全台共會舉辦4個梯次,每一梯次兩天的課程將會帶領青少年們學習戲劇表演、肢體開發、創意引導、劇場入門知識等多樣的課程,還會有團隊闖關、特別講座等精彩的活動。參與的學員將會擔任晚宴中的嘉賓,和故事中的角色一起解決事件,在戲劇中學習。

■活動場次:
第一梯次:2/1(四)~2/2(五) 屏東-屏東縣青年學院
第二梯次:2/5(一)~2/6(二) 臺中- 玩劇島-Fantasy kids
第三梯次:2/9(五)~2/10(六) 臺北市青少年發展處
第四梯次:2/12(一)~2/13(二) 臺北市青少年發展處

想報名的各位快到→https://goo.gl/Q9WdBS

———————🐎報名方式🐎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■參與對象:建議年齡15歲以上~22歲以下對劇場表演有興趣者
■報名時間:即日起至報名場次開始前7日截止(午馬優惠1530元只到12/31)
■報名方式:填寫線上報名表單 https://goo.gl/Q9WdBS ,並使用下方其中一種方式付款完成
■報名費用:原價1800元,但提供許多優惠方案,詳情請點入報名表單。
■付款方式:(請於報名場次開始前7日完成付款)
(1)匯款至青藝盟帳戶,並來電確認匯款完成。
(2)使用智付通(https://core.spgateway.com/EPG/whatsyoung/L0x3JZ)完成付款,完成後將通知信截圖私訊至青藝盟粉絲專頁或e-mail。
■匯款資訊:戶名: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 銀行代碼:005 銀行帳號:081-001-012258


營隊師資

「上了台是另一個世界,不需要管台下的事情,台下複雜多了;想想演戲這件事很神奇,剛好保護了這個不擅與人互動的我。」 -呂名堯

本次營隊我們再次邀請專業演員呂名堯擔任北區講師,針對舞台劇演出時需要的身體與感官的訓練,從暖身開始,掌握自己身體的感受,運用肢體與空間的互動方式,掌握自己和環境之間的關係。演過多部電影、舞台劇、音樂劇,很搶手的名堯老師,將在北區兩梯次的營隊授課,擠灣名堯師的你千萬別錯過!

第三梯次:2/9(五)~2/10(六) 臺北市青少年發展處
第四梯次:2/12(一)~2/13(二) 臺北市青少年發展處

呂名堯個人經歷:
● 國立台灣大學戲劇學系畢業
● 台中人,目前為劇場及影視演員
● 電影演出作品_《時下暴力》、《自畫像》等
● 舞台劇演出作品_大開劇團《去火星之前》、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《重考時光》等


「演戲就是在跟你的對手合作,隨時發現場上正在出現什麼狀態跟事情。」 -韓定芳

團長定芳會在北區、中區、南區的課程中,負責教大家肢體開發的課程。透過肢體開發的練習可以幫助你更加認識自己的身體,姿態的改變也能牽動情緒表現情境,在接下來你可能要在學校裡面演講,或是要去外面參加活動上台講話,在班上要上台報告,都可以幫你自己找到運用身體更好的方式,會對自己更有自信。

準備好要暖身了嗎?那就來報名吧!

第一梯次:2/1(四) ~ 2/2(五) 屏東縣青年學院
第二梯次:2/5(一) ~ 2/6(二) 台中玩劇島
第三梯次:2/9(五) ~ 2/10(六) 台北市青少年發展處
第四梯次:2/12(一) ~ 2/12(二) 台北市青少年發展處

●個人經歷:青藝盟團長
2017年Q place表演教室【偏鄉戲劇教育計畫】講師
2017年北投婦女中心兒童表達性藝術課程講師
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畢業



我們在中區跟南區的營隊,邀請了 「37度2戲劇工作室」的安德森與黃柔閩,教大家感官練習,兩位老師希望跟大家分享與身體的對話,這是一段自己和自己,深層且私密的感官之旅。我們需要給自己的身體一種態度,叫做允許;允許自己和身體做朋友,允許自己看見身體的奇蹟,允許自己啟動身體原本的智慧。

透過這些感受自己身體的過程,讓自己更瞭解如何在生活中,更清楚感受到自己的身體。

●安德森個人經歷:
演員、戲劇指導。
37度2戲劇工作室創辦人,致力於推廣戲劇教育。
曾參與多部廣告、MV、電視、電影演出。
現任博嘉國小、景興國中、華岡藝校表演藝術教師。

●黃柔閩個人經歷:
跨領域表演藝術工作人
超級認真演員/錢很少的戲劇指導/不小心金鐘獎得主
微燒37度2戲劇工作室創辦人/戲劇教育推廣重症患者

第一梯次:2/1(四) ~ 2/2(五) 屏東縣青年學院
第二梯次:2/5(一) ~ 2/6(二) 台中玩劇島


【舞台上如何讓靜止不動的畫面,轉換成連續的感受?】

南區的同學,我們寒假營隊邀請了曾經獲得台新藝術獎首獎的藍貝芝,來教我們學習節奏與場面調度,透過意象劇場的雕像練習,讓演員個別先熟悉用身體作出具象轉至抽象的雕像,表現寫實、感官、情緒乃至概念的意象,之後分組設定 who/where/what 並集體創作靜止雕像畫面,藉此介紹戲劇構圖及走位的概念,最後將靜止畫面轉爲流動,加入聲音,完成動態表演的走位調度及節奏練習。

藍貝芝個人經歷:
樹德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助理教授。
演出莎妹劇團《膚色的時光》和《殘, 。》分別榮獲台新藝術奬2010首獎及評審團特別獎、同黨劇團《飛天行動》2009年度十大表演藝術。
曾任臺北藝穗節策展人,現任女性影像學會理事。

南區梯次:2/1(四) ~ 2/2(五) 屏東縣青年學院,名額有限,報名要快!


【舞台下的生命經驗,如何讓舞台上的表演傳遞給觀眾?】

中區的營隊課程裡,我們邀請了千瑀老師來跟同學分享如何藉由自我生命經驗,找尋台詞底下的潛在動機,人物背景、角色關係與走位的各種可能性,嘗試不同的表演節奏及畫面調度;並且從觀看的人與表演的人之間切換角色,練習將抽象的感受化為語言,清晰表達在戲劇裡。

想知道你的日常生活變成戲劇會發生什麼事嗎?來參加中區的營隊吧!

黃千瑀個人經歷:
大開劇團演員、戲劇老師
第16、17屆花樣全國初賽中區客席評審
曾任103-104年青少年戲劇工作坊、台中故事協會、后綜高中戲劇營、華盛頓中學、潭子國小等戲劇老師,現任愛彌兒戲劇老師。

中區梯次:2/5(一) ~ 2/6(二) 台中玩劇島


北部營隊師資_多元創作型劇場人 周能安老師

青藝盟在寒假戲劇營隊中,在北區安排了周能安來教大家如何在舞台劇裡面安排場面;我們如何跟導演還有演員一起讓觀眾因為方向和力量,更投入在戲劇之中?如何讓演員更清楚知道節奏運用的方式?跟著講師一起練習動作裡的情緒如何被展現!我們在營隊等著你來玩

周能安個人經歷:
周能安暨眾等 團長
野青眾【百野繞境】表演總監
第十屆臺北藝穗節,藝穗開幕動土大典活動統籌
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 表演組畢業
台北東門永康街人
多元的創作型劇場人,也表演,也導戲,當茶人、街頭賣藝、耍火舞、舉辦市集。信仰靈感,瘋狂跨領域。撇開社造不談、視覺藝術不講。一轉頭居然在兩廳院裡唸經算命。

第三梯次:2/9(五) ~ 2/10(六) 台北市青少年發展處
第四梯次:2/12(一) ~ 2/12(二) 台北市青少年發展處



【四場營隊四場講座,表演藝術體現在生活中的美好與不美好】

四位講師在表演藝術領域投入相當長的時間,透過音樂、劇場展現生命的多元樣貌,將社會上的美好或不美好帶到你心裡,青藝盟在寒假營隊的北區、中區、南區的場次中,邀請了擁有豐富表演藝術經驗的講師,有劇場導演、樂團、演員,透過講座分享他們投身表演藝術的多年歷程:

2/1-2/2屏東場_ 小魯凱樂團,一群長大才回鄉的魯凱青年對於自身文化的想像,在自己的土地上繼續唱著祖先流傳下來的歌謠,創作屬於自己的音樂。來自神山部落的啦法告要跟我們分享如何在循環生活中,讓生活越來越有意義!

2/5-2/6台中場_獲獎無數的「農村武裝青年」是一個用音樂捍衛台灣農村與永續土地的樂團。主唱兼吉他手阿達,將與我們分享從 2015 年回到自己生長的故鄉彰化之後,如何看待「根」的意義,結合台語民謠與搖滾精神的音樂,聽完講座你將換得一個全新的自己。

2/9-2/10臺北場_梗劇場團長張吉米,吉米擅長挑戰觀眾對於劇場的體驗方式,他曾經讓觀眾和表演者一同坐進汽車,讓車內變成表演空間,更狂的是2008年把自己的婚禮當成節目售票演出《張吉米的喜酒》。這次吉米將分享簡單易懂的劇場遊戲,讓每個有心想要表演的人,換個角度觀看表演這件事,增加你對劇場的想像!

2/12-2/13臺北場_我們邀請超級模王大道2十強新秀、以及劇場資深演員廖邱堃。廖邱堃是專業表演工作者,在電視與網路熱門影片中都有他表演的身影,在紙風車劇團多擔任戲份吃重的要角。為了熱愛的表演之路,多年來面對生活的挫折他是怎麼看待並克服的呢?

四場講座你對哪一場有興趣?來報名參加吧!p.s.報名參加就是參加一整個營隊,沒有只報名講座。

第一梯次:2/1(四) ~ 2/2(五) 屏東縣青年學院
第二梯次:2/5(一) ~ 2/6(二) 台中玩劇島
第三梯次:2/9(五) ~ 2/10(六) 台北市青少年發展處
第四梯次:2/12(一) ~ 2/13(二) 台北市青少年發展處


報名連結:https://goo.gl/Q9WdBS

青藝盟參與 2017 年台新銀行基金會 「你的一票決定愛的力量」活動紀實

今年青藝盟第一次參加台新銀行基金會舉辦的投票活動,在活動初期,我們先初步邀請身邊朋友與粉絲頁發文,希望大家可以一起來幫我們投票;首先,我們也把屏東女中寫給我們的感謝信分享給大家,跟這 10 幾年來參與過我們活動的人說聲感謝。



11 月中,我們做了一支背景音樂很滂礡的影片,用我們過去演出的照片,邀請更多還不認識我們的人,幫我們投票。


在最後一個星期,我們也請定芳與浩瑋各錄了一段影片,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看到我們在做的事。


11 月 30 號,投票來到最後一天,在票數拉鋸的過程中,我們突然掉出了前 10 名,整個辦公室立刻開始進行搶救名次大作戰,為了保留住前 10 名的名額,我們一直邀請身邊的各種朋友幫忙,還跑到淡水街上拜託認識的店家,幫忙我們投票,幸好最後在所有朋友的支持與投票,我們留在第八名。



3272 位朋友,在今年的投票過程裡幫了我們很多忙,在成熟的路上有你們一起陪伴,謝謝你們。

第 18 屆花樣戲劇節參與學校名單

大家好,第 18 屆花樣戲劇節全台灣一共有 40 間高中職報名參加,此次花樣戲劇節的主題為「愛」,希望帶領 15 到 17 歲的青少年,在自己生活的環境裡面,可以看見愛的各種樣貌,成為有能力去愛、分享愛,成為未來溫暖社會的種子;做為全台灣最久的青少年戲劇節,花樣戲劇節的特長,為以六個月的課程培訓,讓有心想要參與舞台劇的高中生,能有初步能力製作從創作、舞台設計到實際演出的舞台劇。透過每屆花樣戲劇節的主題,探索公共議題貼近社會,讓青少年的生命有不同門窗,參加的學校清單如下表列。

北區:
建國高中、中山女中、成功高中、政大附中、淡江高中、華江高中、臺北市立復興高級中學、內湖高中、中正高中、陽明高中、石碇高中、天主教振聲高級中學、淡水商工、聖心女中、永春高中、新店高中、松山家商、松山工農、景美女中、明倫高中、永平工商、復旦高級中學、慈心華德福高中、松山高中、永平高中、臺北市私立華岡藝術學校、靜修女中。

中區:
文華高中、員林高中、台中二中、彰化高商、明道中學、市立大里高中、曉明女中、豐原高中、苗栗高中。

南區:
屏東女中、屏東縣立大同高級中學、國立屏東高級中學、屏北高中。

《勇氣指南針》只是一座橋梁-專訪聯電基金會執行總監 何蕙萍

 

文字/黃鈺婷(小鴨)
攝影/韓定芳
部分照片提供/何蕙萍

許多長輩會問戲劇有沒有實用性?戲劇能不能改變一個人?這題目很難回答,卻很容易反駁,例如戲劇為何要具備這些功能?那麼,戲劇到底給了什麼呢?或許何蕙萍的故事可以告訴我們某部分的答案。因為戲劇搭起的橋樑,讓她串連起另外一群人,為自己、為青少年、也為團隊帶來了另一種人生風景。戲劇,通往可能。

走進新穎氣派的聯華科技電子大樓,腳步不自覺地放輕,然而一轉進位於一樓的聯電基金會辦公室,滿坑滿谷的二手物資倏地映滿眼前,甚至要側著身才能通過。專案管理師何蕙萍笑著解釋,這些都是聯電同仁踴躍捐出來義賣的愛心物資,東西多到要請同仁排班來整理才行。小小的辦公室除了物資外,還有來來去去的招呼聲與笑聲,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的團長韓定芳說:「每次去聯電拜訪,總是會看到很多志工,只要有空就會跑到基金會辦公室,看看有沒有事可以幫忙,很熱鬧,真的不大像我們想像中的科技公司。」

這當中串連起許多人的關鍵人物,是講話最直率,看起來最古靈精怪的何蕙萍。大概正是這個特質,才能夠讓她每個月在誠正中學帶社團,跟一群叛逆難搞的少年收容犯相處。她自嘲自己以前有點白目,講話太直接常得罪人,與她長期合作的定芳則認為她的特別在於認真對待每一件事,總會直指問題核心。早在她青少年時期,她就曾經直接寫信問校長:「為什麼好老師都在前段班教書,真正需要補救的後段班的學生,反而沒有老師管?」校長沒有直接回答,而二十幾年後,教育環境沒多大變化,而她走進少年監獄裡當了老師。

此刻,她擁有許多角色,既是聯電基金會的專案經理,也是誠正中學老師,課輔班督導及「聯電愛故事」劇團成員。人生旅途上也曾經換過許多角色,比如聯考失利的高中生、在洗衣店打工的大專生、求職不順的畢業生、拼命拜訪的信用卡業務、公務約聘人員,最後才是電子公司的秘書。一路輾轉的何蕙萍認為,生命繞了遠路,不見得白費功夫。她每一段路途,都連結了許多人,每個選擇,最後都會牽引到最好的安排。

例如戲劇掀起的神祕漣漪,牽引出她與劇場人及非行少年(少年收容犯)的深厚緣分。

2009年,她剛從秘書轉任基金會專員,當年因為贊助彩虹愛家生命教育的聖誕劇,讓她看見了戲劇的影響力,提議結合外部專業資源,成立「聯電愛故事團」,培訓員工學習表演,到偏鄉學校公益演出。以為在科技公司是個不可能的任務,沒想到真的找到一群團員成軍,大家在小小觀眾的鼓勵與回饋下,慢慢培養起上台的自信。為了讓演員的表演更進步,她結識許多劇場專業老師、朋友,把資源帶進劇團,例如邀青藝盟與團員一起排戲,互相交流。連帶影響了整個公司的氣氛,員工對戲劇表演的態度也轉為開放友善,會主動期待去看戲,不管是聯電愛故事團,或是高中生戲劇全國大賽,都頗受聯電人歡迎,「這跟其他的科技業公司真的很不一樣,特別有溫度。」團長定芳有感而發地強調了兩次。

戲劇帶來需求,也帶來機會,戲劇會自然走向需要的人面前。2010年聯電愛故事團第一次去新竹誠正中學(少年收容犯矯正學校)演出,台下的孩子看戲看到掉眼淚,她發現原來戲劇可以打破疆界。她因此走進誠正帶領閱讀社團,認識這些犯錯受罰的少年,那兇悍麻木的背後,全是破洞的心。她每週用不一樣的媒材陪著少年們上閱讀課,包括讀人、讀書、看電影、分享時事新知等,說是閱讀,但其實是搏感情,建立信任關係。唯有如此,他們才願意在遇到問題時,向她求助。一封又一封的書信往返,這六、七年來也累積了一百多封少年的心情,被蕙萍視為珍寶。

戲劇更打開了可能性,換來她最感動的時刻。那是2011年跟誠正閱讀課的少年們因為法務部矯正署的活動,一起籌備戲劇的日子,學生們用短短四天寫了劇本《改變》,描寫一隻頑皮的兔子走進黑暗森林裡,遇見了暴力熊、迷幻貓、偷竊鼠,一路作伴,後來齊心合力,改變壞習慣的故事。每一個角色都是他們自身的投射,雖然最後沒有入選,他們之後卻願意花費一個多月的時間,把劇本搬上舞台。

一群人一起做一件事,就是戲劇的魅力。就算這群少年排戲時再怎麼混亂,讓她不得不發火,但她還是看見他們願意一起為同一件事情努力,她說:「排演戲劇的過程,會讓他們去思考議題,去做本分以外的事,我覺得這期間所學習到的一切,才是戲劇的價值。」只是戲劇能夠表現他們的心碎,卻不能彌補他們的破碎。在誠正中學,有很多少年因為生計問題又缺乏關愛,而難以擺脫監牢,再犯率高,有些學生才揮別不久,一下子又回到矯正學校了。

這些孩子的背後,大多是失能的家庭,而學校是另一張沒能接住他們的網子。當身邊的大人們一個一個漏接,孩子們最後可以依靠的反而是給他錢跟工作、讓他可以生存的大哥。長期陪伴少年的何蕙萍坦承,這很現實。「我不會跟一個在掙扎受苦的人說你是錯的,說你要堅強,因為他需要生存。但我會跟這些大人還有同學說,請你們練習看見身邊的人的困難,想想自己可以幫助他什麼。這些在邊緣徘徊的少年們,也請你們回頭看看那些真心想拉你一把的人。生命是可以選擇的。」

語重心長,是因為故事背後的故事太沉重悲傷。與誠正中學這群非行少年的相處,讓她一直想寫下這些孩子們背後的故事,當年因為青藝盟而找到狂想劇場的廖俊凱導演指導劇本寫作,而誕生了《愛,一直都在》的劇本。劇本裡的主角幸運地被家人朋友接住,不至於變壞。其實只要有一位大人接住那正在墜落的少年,他就可能順利長大。但誠正的幸運兒不多,這些年她陪伴著少年們,看過不少好風景與壞風景。她笑說自己不偉大,只是陪伴,撒下不知道何時會冒芽的種子,而她覺得戲劇也是一種陪伴。《愛》這部劇碼曾到偏鄉小學巡迴演出近十場,演出結束後讓台下的小孩提問跟分享足足一小時,她希望這部戲劇能帶來多點愛的交流與陪伴。今年2017聯電愛故事團又往前邁了一大步,邀請李建常導演來教授編劇工作坊,在二天內集體創作一部劇本,最後劇團共同編寫了一部【夢想特攻隊】,跟大人孩子們談夢想,目前緊鑼密鼓排練中,預計今年冬季再次出團。

對許多人來說,何蕙萍像是一座橋樑,串聯起各種人脈,提供很多可能性。而戲劇則是她的橋樑,也帶著她走向沒去過的地方,遇見沒看過的人,還因此得到幫助也影響了他人。最終戲劇是否改變了什麼,沒有人能斷定,在結局揭曉以前,她說,讓我們先好好生活,好好體會吧!

《勇氣指南針》番薯尾的人情味-專訪屏東縣縣長 潘孟安

文字/黃鈺婷(小鴨)
攝影/韓定芳

返鄉青年是時下流行的名詞,但卻不是時代獨有的現象。二十幾年前,潘孟安就是歸巢返鄉的候鳥,從遙遠的俄羅斯回到屏東鄉下。青年因為種種原因返鄉,也得面對重重困難。許多人選擇留下來是因為這片土地會黏人,而黏住潘孟安的是故鄉的人情味,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連結。


身形高大的潘孟安,說起話來溫文儒雅,邏輯清晰,不愧是問政二十多年的資深民代及地方首長。然而,訪問甫開始時,提及正快速消失的農村互助精神,眼神仍難掩失落。「現在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淡薄多了。以前農忙或是婚喪喜慶時,大家都會互相幫忙,連小孩都自然而然打成一片,現在是工商社會,每個人都獨善其身,連屏東的人情味也慢慢淡了。

反差帶來的失落,起源自童年故土的豐富滋養。他是標準的鄉下孩子,放學後不是結夥去溪邊游泳,就是摘芭樂、挖番薯,大自然是探索不完的遊樂場。父母在市場賣魚,因此他從小在市場看盡人生百態,有人為錢反目成仇,也有人願意伸手幫人度過難關。人與人、人與自然的緊密連結是最美好的純真年代。

童年給他豐厚的情感經驗,卻不能給他任何經濟資源。一個來自台灣最南端縣市的魚販的孩子,所有的資源都要靠自己。他唯一的本事,就是強悍的生命力,如同台灣人說的番薯囝仔,隨便種四處長。退伍之後,受飼料廠老闆賞識,他有個外派至中國汕頭擔任總經理的工作機會。機運難得,顧不得橫在面前的挑戰有多大。1988年,二十五歲的他,第一次到中國,第一次管理工廠,原料、設備、人員甚至通路,通通需要在極短時間內上手,並解決各種突發問題。機靈的他通過了考驗,也累積了不少經驗。後來陸續有台商到當地投資,都會找他諮詢相關問題,他於是組織起台商協會,讓大家遇到問題時,都有個共同討論互相幫助的平台。

之後,潘孟安離開公司去做國際貿易,他想知道自己到底能走多遠,想看看異國風情是不是真如課本寫的那樣。他拿著商務簽證與一卡皮箱,到亞洲各國通商,克服語言不通,文化不同,通訊不方便的問題。他沒做什麼研究就出發了,甚至,連旅費也沒多少。「我有的只是鄉下小孩一條爛命。」看似憨膽冒險,其實是因為沒有資源,抓到機會就得拼命一搏。他的確走得夠遠,從中國邊境牡丹江拿台灣護照進入俄羅斯。一個人在俄羅斯流浪了五十幾天,跨越十一個時區,從遠東到西伯利亞,再到莫斯科,在那裏建立起國際貿易的灘頭堡。潘孟安這段壯遊歲月,也恰好見證了上一代的台灣人,用一卡皮箱闖蕩天下的闖商年代。

如果父親沒有重病,或許我們今日見到的會是企業家潘孟安。人生難以預料,父親一場病,潘孟安因此從天寒地凍的俄羅斯,回到四季炎熱的故鄉屏東。開了眼界再回來,能看見的問題更多。他對於城鄉的差距與社會的不公義深感不平。年輕的他不認輸,決定動手改變現況,當個解決問題的人,加上過去組織台商爭取權益的經驗,奠定了他對公共事務的關心與服務熱忱。三十歲那一年,潘孟安決定投入地方選舉,競選鄉民代表。這一撩下去,就是二十多年的歲月。

當時買票文化盛行,家人認為咱們只是沒什麼背景的魚販,憑什麼跟別人玩政治。重重說服之下,父親終於同意,但是「咱沒錢沒勢,就要腳踏實地,謙卑做人、認真做事。」沒有資源,那就用比別人更加十倍的努力去換。這是父親一直告訴他的價值信念。於是二十多年來,從鄉代、縣議員到立委,再到屏東縣長,風光掌聲的背後,是沒有假期的生活。他週間得開會履職,他的周休二日得不停地奔馳在鄉間阡陌,在巷弄間跟鄉親噓寒問暖。而他的車三年跑四十二萬公里,是一般人的十四倍。

雖然疲累,但他說還是最喜歡跟鄉親在一起的時候。「跟他們相處沒有階級距離,不用打躬作揖,也不用講什麼客套話,到農村、漁村最快樂的事就是可以搭著彼此的肩膀,快意恩仇的喝啤酒聊天,那是最快活的時刻。」他眼神有熱切的光,讓人可以想像,在遠離行政重擔、歡談暢笑的他,有多快活。

屏東幅員遼闊,鄉鎮落差很大,他走過這些農漁村、部落聚落,看見空蕩蕩的村子裡只剩獨居老人與小孩,青年們都離鄉背井去工作。當村落的人際關係結構被抽空,連人都少了,哪裡還有濃厚的人情味?因為看見人的困境,因為在乎人與人之間的連結,他思考如何在有限的財政下把人先照顧好,因此他提出的政策圍繞著「人」發展,根據不同年齡層提出相應的政策,例如強化偏鄉教育、推動青創基地及農業大學、廣設社區關懷據點,為的是希望人人都能在屏東安居樂業。

採訪結束後,他送我們縣府設計的紀念提袋。他說這提袋是以前那個年代常見的物品,也是母親賣魚時用的傳統提袋,由紅色、藍色跟綠色組成,台語叫做「嘎基亞」,買賣找的每一塊錢都用這個袋子裝,可以說是母親拉拔兒女成長,很重要的生財工具。而很多攤販或來買東西的客人也會提,這是他們這一輩的共同記憶,也是他心目中的經典名牌。

潘孟安的半輩子也像是台灣史的側寫。走過了人情環境都純樸的鄉間童年,走過了一卡皮箱闖天下的闖商年代,也走過買票風氣鼎盛的政治歲月。年過半百,他最記得的還是市場裡人來人往,村子裡交工協力的溫暖氛圍,也是台灣這塊番薯寶地最尾端的人情味。

《勇氣指南針》不要期待救世主-專訪彰化縣文化局長 陳文彬導演

文字/黃鈺婷(小鴨)
攝影/韓定芳

你是否期待過一個偉大的政治人物帶領改革?是否一再地失望?你是否認為單靠自己微薄力量不可能改變社會?社運國歌<國際歌>說了:「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/也不靠神仙皇帝/要創造人類的幸福/全靠我們自己」
有人問,導演陳文彬踏入政治,改變了什麼局面嗎?一切尚不可知。然而他本來就不是、也沒打算當救世主,只是努力地用自己的方式,實踐一份改革社會的理想而已。

採訪團隊在會議室外等候,晚上七點,早過了公務員下班時間,一班人馬還在開會。彰化縣文化局長陳文彬匆匆步出會議室,快速扒了幾口飯後便開始受訪。他說訪談結束後還得趕公文,沒什麼吃飯時間。看來夾縫中吃便當是當局長的日常,不知是否也是導演的日常。

一開場談到自己歷經這些不同角色的轉換,他認真地說:「不管做什麼,我都試著去改變社會,挪動一點點也好。」不管是政治工作還是影像創作,他說自己始終把社會改革的目標放在心底,當成前進的動力。

大學時期主修設計,退伍後回到故鄉卻當起記者,專挑別人不敢追的新聞做報導,也因此得罪了人,離開彰化。到了台北,他憑著一股衝勁,向王拓毛遂自薦:「我來應徵助理,不是因為你是立法委員,而是因為你是王拓。」為什麼是王拓?他是曾因美麗島事件而入獄的鄉土作家,也是推動公共電視法及華山藝文園區的立委。集結了創作者與政治家雙重身分的王拓,是一個理想的典範,在亦師亦友的相處過程裡,啟蒙了陳文彬對政治運作的學習,也讓他看見體制內改革的可能性。

王拓也鼓勵他,要想做好事情就得多讀書。深感知識論述不足的他,因此在結束助理工作後,至研究所就讀,奠定了社會學與哲學的思辨基礎。後來碰上九二一地震,他毅然搬到石岡長住一年做田野調查,陪伴社區重建,更補足了他的田野實作經驗。在基礎功夫練好紮穩之後,他獲得至中央部會工作的機會,然而這時,他卻猶豫了。

他與老婆長談下一步。「其實我的夢想是當導演,像侯孝賢那種。」他遲疑著,不知夢想與現實的拉扯如何決斷。「最後老婆叫我趕快去做,不然有一天會變成最老的新導演,而且再等下去,也沒體力拍片了。」因此,沒有背景、沒有資本,也沒有技術的「三無中年」毅然轉職,厚顏纏著唯一認識的導演鄭文堂,當上「高年級實習生」,在旁觀察學習分鏡和表演。早出晚歸,收工回家之後,再晚都會拿出劇本琢磨研究。拼命學習的他,從場務、服裝、美術、助製、編劇一直當到副導,用一年多的時間,把電影基本功給補課補齊了。

蓄積創作能量的他,一開始先拍攝熟悉的石岡居民,這部紀錄災後重建的《家》,入圍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。然而之後的劇情片《奔馳的縱貫線》票房慘敗,不只負債,工作也沒有著落,還得靠代筆寫劇本謀生。有一回,他在醫院讀報紙給待產的老婆聽,一則新聞報導一對被官僚體制拆散的父女終於重逢,他讀完深受感動。後來將這則新聞寫成劇本,拿到電影輔導金,歷經波折,投資合作拍完電影<不能沒有你>。電影上映之後叫好叫座,也順帶讓他谷底翻身,曝光度大增,他所開設的影像傳播公司工作機會因此增加許多,經濟這才穩定下來。

創作的狂熱稍歇,投入社會改革的內在驅力又起。2015年,回應王拓與民進黨的邀請,他決定代表民進黨回故鄉鹿港參選立委。他認為自己沒為地方做過什麼,不如趁這個機會了解在地需求。將近一年的時間,密集在媒體曝光、頻繁與鄉親接觸,過程中他看見人民對代議政治的高度期待,人們期盼只要有一個英雄人物登場,就能幫他們改變現況,處理各種困境。雖然知名度高,最後他仍舊落選了。透過參選,他明白媒體造勢跟地方耕耘的差異,更理解了一般人對於救世主的渴望。然而落選讓他在創作上有了新的想法,他把拍攝小林村災民如何面對失去的紀錄片<此後>重新剪輯上映。也因為沒有政治工作,他得以有更多時間與王拓相處,一起討論影片結構。死生無常,啟蒙者王拓在他落選後半年,因心肌梗塞離世。此後,典型已夙昔。

目前就任彰化縣文化局長的他,期許自己在任內能提高在地的藝文鑑賞水平,且要回歸到關懷土地與人民的核心價值上。例如在歷史建築舉辦二二八事件人權影像裝置藝術展,以及推動福興穀倉變身為書法公共道場。然而,面對任內大量歷史建物遭到拆除的質疑聲浪,他想起從前的自己,應該也是大聲疾呼的那個人。換了位置,難道就會換了腦袋嗎?他解釋,核心價值沒有變,可是換了位置就得換一種方法,不然這部國家機器會癱瘓。他清楚外界對他的質疑,是因為對他有很大的期待,但他也坦言,外界對這份職權的期待,有時已經到了跨越各局處,甚至是縣長的層級。如果公民意識沒有崛起,單靠一個文化局長也沒有用。

陳文彬提及聞名全球的社運歌曲<國際歌>:「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/也不靠神仙皇帝/要創造人類的幸福/全靠我們自己」。他明白人民有被拯救的渴望,但這裡沒有救世主。體制裡某人權力過大,英雄反而成魔。造神滅神之後,還是得靠人民自己團結起來才行。

勇於回應對社會改革及藝文創作內在渴望的陳文彬,的確走過一段起起伏伏的人生道路。他說自己並非沒有經濟壓力,但始終沒有為了謀生去做不喜歡的工作。他選擇把物欲降到最低,過最儉樸的生活,不為物所役,不顧外在一切框架也要去追求夢想。他說了窮和尚與富和尚去南海取經的故事,最後窮和尚都取經回來了,富和尚還在準備行囊。夢想不是給準備好才出發的富和尚,而是降低物欲、說走就走的窮和尚。人生不會有準備好的那一天,只有說做就做,就算不斷跌倒也要前進,全心投入到忘記什麼是勇氣,才是真正勇氣展現的時刻。

導演陳文彬與文化局長陳文彬,哪一個改變了社會?他不回答這個問題,但可以確定的是,他沒有改變自己,就只是全心去做喜愛的事情,朝改革社會的理想前進,不管是什麼職業或什麼方式。

想改變人生、改變社會?除了你之外,別無他人。

這裡沒有救世主,但你可以是你自己的英雄。

《勇氣指南針》同理心,讓溫柔更堅強-專訪立法委員 尤美女

<同理心,讓溫柔更堅強-專訪尤美女>
文字/黃鈺婷(小鴨)
攝影/韓定芳

如果一次婦女運動的反挫卻造就更多人的投身,那麼這挫折究竟是好是壞?如果在運動裡受了傷,卻真正學會同理與傾聽,成為往後幫助他人的心法,那麼這傷口是不是一個祝福呢?
在尤美女身上,我看見最柔軟的傷長出最堅強的力量。


傍晚,忙碌的立委尤美女匆匆從議場趕往會客室,手機響個不停,太多待辦事項及行程安排,都因為議會討論法條討論得太晚而延遲堆積。她自嘲有人說,如果你想知道什麼是地獄,你去看尤美女的FB就知道了。跟什麼奮戰呢?當然是這波反對同志婚姻的輿論壓力。反同方用謠言混淆視聽,用抹黑及人身攻擊對付提案的立委,尤美女是最大的箭靶。然而她似乎刀槍不入,還是能夠冷靜地繼續嘗試溝通。她笑說這點功力都是在婦運三十年累積下來的經驗值。
從法律系畢業後加入婦女新知基金會開始,尤美女以執業律師的角色,推動許多攸關婦女權益的修法、立法運動,不論是兩性工作平等法、民法親屬篇、性侵害犯罪防治法、家庭暴力防治法、刑法妨害性自主罪章,還是性別平等教育法,都曾遭遇不少阻礙,沒有一條是簡單的路,婚姻平權運動當然也是。每次總是得等到發生了什麼悲劇,才能喚醒大眾,運動者也才有機會運用這點時勢,促使改變成真。

這些小小進步的背後都是由許多犧牲堆疊起來的,只能看著卻接不住這些犧牲者,是運動者最心痛的時刻。

回憶起以律師身分參與的第一場性別戰役,她銳利的眼神黯淡下來,那是一段眼睜睜看著受害者被法律體制逼至崩潰的過程。距今二十三年前,師大曾經發生過一起老師性侵學生的案件,女學生揭發狼師罪行後,卻遭校方羞辱,質疑為師生戀及性交易,當時婦女團體及立委學者紛紛砲轟,還發動過一波拒絕性騷擾的遊行抗議。事件爆發後該名教授自動離職,女學生因為沒有證據而無法提告性侵,但教授的妻子卻跳出來反控告女學生妨礙家庭及通姦,當年為女學生義務辯護的律師正是尤美女。

為了幫助被告抵擋法庭上的嚴詞攻訐,青澀的菜鳥律師模擬了凌厲的法官口吻,質問當事人為什麼不堅持抵抗?為什麼不只發生一次?女學生一聽立刻情緒激動,痛罵她是自己的律師,為何不信任自己。尤美女自承當時即便解釋,還是非常難受,但也是從這個案子開始,她才學會如何陪伴一個心理嚴重受創的當事人,「你必須放下你的身段,去站在她的角度同理她,去傾聽她,然後才能了解她的困境在哪裡。也只有站在她的困境上面,你才有可能真正替她辯護。」
受害者的困境是他人不理解為何不尖叫、不奮力抵抗,甚至一再屈從?尤美女說如果人們能夠真正同理受害者的心理,就會明白當性暴力發生的時候,求生是本能的選擇,尤其是藉由權勢地位迫姦或誘姦,受害者就算想反抗,也會害怕之後被報復而選擇吞忍。女性從小到大被要求溫和有禮,也很少有學習怒吼反抗的機會,受害者往往如綿羊受驚一樣全身僵硬,在犯罪現場嚇傻。可怕的是,性侵是一種社會謀殺,犯罪者透過控制對方身體,把她/他對於社會、對於他人的信任與安全感全面剝除。人一旦遭遇性暴力,原有的社會化人格也遭戕害,難以復生。

這個法律體制期待的是典型的受害者形象,柔弱、可憐、會尖叫、會抵死不從,不符合這個受害者形象的,就會被視為默認或同意。1997年十月,法官不採信被告說詞,判定女學生通姦罪成立,民事賠償五十萬元。「雖然那時候婦女團體發動募捐協助賠償,可是那名女學生得知結果後,已經精神崩潰了。」往事並不如煙,尤美女提及二十年前的事仍眼眶泛紅,哽咽地說:「這也是我為什麼會投入婦運這麼多年,對於這些被性侵或是家暴的女性如此關注,能夠同理,是因為我看見了核心的問題,其實它已經超越法律,有時候法律真的解決不了問題。」
一次敗訴,讓這位年輕律師,第一次看見了法律的疏漏與侷限,也是第一次在心痛中學會站在當事人的角度看待事情。法律知識沒有辦法讓她接住對方的墜落,尤其面對來到她事務所的受暴離婚婦女,每一個都有心理創傷。法律對她們沒有用,法律解決不了情感、婚姻、親子的問題。她得學會社工,學會心理諮商,她得傾聽對方,與對方同在,甚至得運用女性主義的角度,培力當事人看見自己的處境,決定自己想要什麼樣的未來。她把法律諮詢變成了婚姻諮商,與當事人一起討論策略,陪伴對方重新出發。

同理是溝通的起點,尤美女認為同理的對象不是只侷限在受苦的人身上,也應當進一步試著同理反對你的人。例如反對同志婚姻的,大多是堅持傳統婚姻形式的長輩,以及教會朋友。我們也應該用同理及傾聽的方式去理解反同方的擔憂,釐清謠言,不要放棄溝通。
尤其是同志的父母,往往愛最深,說出來的話傷害也最深。尤美女勸同志朋友「先別急著對立,先感同身受父母為什麼反對,當然這很難。」長輩憤怒的背後可能是對未知的過度恐懼,可能是自我價值的否定,因為他們的人生價值在於傳承下一代,幸福的保障來自於家庭與經濟的穩固,而孩子選擇了一條他們完全不懂的路,身為父母不能確保兒女的幸福,也無法面對斷絕後嗣的衝擊,更不知如何與他人談論自己的困惑,只好把它當成家庭的秘密,不說,也不接受。要年輕人理解長輩的價值觀不容易,可唯有同理這一切之後,才能平靜面對那些情緒性言詞,才能冷靜思考要借助哪些外在的力量,用溫和的方式來幫助溝通。可能是委託另一個較為支持同志的長輩,也可能是想辦法讓長輩了解一些新的資訊。

路很長,得慢慢來。
別丟直球對決,迂迴點說不定才能抵達目的。

尤美女說這是母親教會她的道理,「一個真正的勇者不是去大聲吵架,而是知道自己要什麼,堅持到底。但手段可以是柔軟的,方法可以是多元的,這樣才能持續地往目標邁進。而且只要夠清楚自己在做什麼,就不會擔心別人的看法。」尤美女對於性別平權的堅定,如同一條河流,再曲折,總是能找出流向大海的方向。反挫讓她更加謙卑,就是先得同理這世界的苦難與疑懼,才有可能被信任,才有機會進一步溝通,一起討論如何往前邁進。

恰如老子所言的上善若水,最柔軟的往往最具滲透力,這正是溫柔的巨大力量。

第 1 頁 / 共 4 頁1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