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氣指南針》只是一座橋梁-專訪聯電基金會執行總監 何蕙萍

 

文字/黃鈺婷(小鴨)
攝影/韓定芳
部分照片提供/何蕙萍

許多長輩會問戲劇有沒有實用性?戲劇能不能改變一個人?這題目很難回答,卻很容易反駁,例如戲劇為何要具備這些功能?那麼,戲劇到底給了什麼呢?或許何蕙萍的故事可以告訴我們某部分的答案。因為戲劇搭起的橋樑,讓她串連起另外一群人,為自己、為青少年、也為團隊帶來了另一種人生風景。戲劇,通往可能。

走進新穎氣派的聯華科技電子大樓,腳步不自覺地放輕,然而一轉進位於一樓的聯電基金會辦公室,滿坑滿谷的二手物資倏地映滿眼前,甚至要側著身才能通過。專案管理師何蕙萍笑著解釋,這些都是聯電同仁踴躍捐出來義賣的愛心物資,東西多到要請同仁排班來整理才行。小小的辦公室除了物資外,還有來來去去的招呼聲與笑聲,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的團長韓定芳說:「每次去聯電拜訪,總是會看到很多志工,只要有空就會跑到基金會辦公室,看看有沒有事可以幫忙,很熱鬧,真的不大像我們想像中的科技公司。」

這當中串連起許多人的關鍵人物,是講話最直率,看起來最古靈精怪的何蕙萍。大概正是這個特質,才能夠讓她每個月在誠正中學帶社團,跟一群叛逆難搞的少年收容犯相處。她自嘲自己以前有點白目,講話太直接常得罪人,與她長期合作的定芳則認為她的特別在於認真對待每一件事,總會直指問題核心。早在她青少年時期,她就曾經直接寫信問校長:「為什麼好老師都在前段班教書,真正需要補救的後段班的學生,反而沒有老師管?」校長沒有直接回答,而二十幾年後,教育環境沒多大變化,而她走進少年監獄裡當了老師。

此刻,她擁有許多角色,既是聯電基金會的專案經理,也是誠正中學老師,課輔班督導及「聯電愛故事」劇團成員。人生旅途上也曾經換過許多角色,比如聯考失利的高中生、在洗衣店打工的大專生、求職不順的畢業生、拼命拜訪的信用卡業務、公務約聘人員,最後才是電子公司的秘書。一路輾轉的何蕙萍認為,生命繞了遠路,不見得白費功夫。她每一段路途,都連結了許多人,每個選擇,最後都會牽引到最好的安排。

例如戲劇掀起的神祕漣漪,牽引出她與劇場人及非行少年(少年收容犯)的深厚緣分。

2009年,她剛從秘書轉任基金會專員,當年因為贊助彩虹愛家生命教育的聖誕劇,讓她看見了戲劇的影響力,提議結合外部專業資源,成立「聯電愛故事團」,培訓員工學習表演,到偏鄉學校公益演出。以為在科技公司是個不可能的任務,沒想到真的找到一群團員成軍,大家在小小觀眾的鼓勵與回饋下,慢慢培養起上台的自信。為了讓演員的表演更進步,她結識許多劇場專業老師、朋友,把資源帶進劇團,例如邀青藝盟與團員一起排戲,互相交流。連帶影響了整個公司的氣氛,員工對戲劇表演的態度也轉為開放友善,會主動期待去看戲,不管是聯電愛故事團,或是高中生戲劇全國大賽,都頗受聯電人歡迎,「這跟其他的科技業公司真的很不一樣,特別有溫度。」團長定芳有感而發地強調了兩次。

戲劇帶來需求,也帶來機會,戲劇會自然走向需要的人面前。2010年聯電愛故事團第一次去新竹誠正中學(少年收容犯矯正學校)演出,台下的孩子看戲看到掉眼淚,她發現原來戲劇可以打破疆界。她因此走進誠正帶領閱讀社團,認識這些犯錯受罰的少年,那兇悍麻木的背後,全是破洞的心。她每週用不一樣的媒材陪著少年們上閱讀課,包括讀人、讀書、看電影、分享時事新知等,說是閱讀,但其實是搏感情,建立信任關係。唯有如此,他們才願意在遇到問題時,向她求助。一封又一封的書信往返,這六、七年來也累積了一百多封少年的心情,被蕙萍視為珍寶。

戲劇更打開了可能性,換來她最感動的時刻。那是2011年跟誠正閱讀課的少年們因為法務部矯正署的活動,一起籌備戲劇的日子,學生們用短短四天寫了劇本《改變》,描寫一隻頑皮的兔子走進黑暗森林裡,遇見了暴力熊、迷幻貓、偷竊鼠,一路作伴,後來齊心合力,改變壞習慣的故事。每一個角色都是他們自身的投射,雖然最後沒有入選,他們之後卻願意花費一個多月的時間,把劇本搬上舞台。

一群人一起做一件事,就是戲劇的魅力。就算這群少年排戲時再怎麼混亂,讓她不得不發火,但她還是看見他們願意一起為同一件事情努力,她說:「排演戲劇的過程,會讓他們去思考議題,去做本分以外的事,我覺得這期間所學習到的一切,才是戲劇的價值。」只是戲劇能夠表現他們的心碎,卻不能彌補他們的破碎。在誠正中學,有很多少年因為生計問題又缺乏關愛,而難以擺脫監牢,再犯率高,有些學生才揮別不久,一下子又回到矯正學校了。

這些孩子的背後,大多是失能的家庭,而學校是另一張沒能接住他們的網子。當身邊的大人們一個一個漏接,孩子們最後可以依靠的反而是給他錢跟工作、讓他可以生存的大哥。長期陪伴少年的何蕙萍坦承,這很現實。「我不會跟一個在掙扎受苦的人說你是錯的,說你要堅強,因為他需要生存。但我會跟這些大人還有同學說,請你們練習看見身邊的人的困難,想想自己可以幫助他什麼。這些在邊緣徘徊的少年們,也請你們回頭看看那些真心想拉你一把的人。生命是可以選擇的。」

語重心長,是因為故事背後的故事太沉重悲傷。與誠正中學這群非行少年的相處,讓她一直想寫下這些孩子們背後的故事,當年因為青藝盟而找到狂想劇場的廖俊凱導演指導劇本寫作,而誕生了《愛,一直都在》的劇本。劇本裡的主角幸運地被家人朋友接住,不至於變壞。其實只要有一位大人接住那正在墜落的少年,他就可能順利長大。但誠正的幸運兒不多,這些年她陪伴著少年們,看過不少好風景與壞風景。她笑說自己不偉大,只是陪伴,撒下不知道何時會冒芽的種子,而她覺得戲劇也是一種陪伴。《愛》這部劇碼曾到偏鄉小學巡迴演出近十場,演出結束後讓台下的小孩提問跟分享足足一小時,她希望這部戲劇能帶來多點愛的交流與陪伴。今年2017聯電愛故事團又往前邁了一大步,邀請李建常導演來教授編劇工作坊,在二天內集體創作一部劇本,最後劇團共同編寫了一部【夢想特攻隊】,跟大人孩子們談夢想,目前緊鑼密鼓排練中,預計今年冬季再次出團。

對許多人來說,何蕙萍像是一座橋樑,串聯起各種人脈,提供很多可能性。而戲劇則是她的橋樑,也帶著她走向沒去過的地方,遇見沒看過的人,還因此得到幫助也影響了他人。最終戲劇是否改變了什麼,沒有人能斷定,在結局揭曉以前,她說,讓我們先好好生活,好好體會吧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